2017年08月17日 星期四
  • 用户名:
  • 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数据速递

升息和货币正常化? 从通胀来看央行应维持宽松政策

来源: 嘉瑞基外汇之星 日期:2017-08-08 01:24:01

8月7日讯--全球信贷危机过去近10年后,讨论升息和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声音不绝于耳,而央行应维持宽松政策的观点也在悄然滋长。

在新兴市场,实质或经通胀调整后的利率处于三年最高水平,相对发达市场利率来说也是自危机以来最高水平。发达经济体的薪资增速依然持续地、有些莫名其妙地疲弱。坦率地说,通胀率很低,并且也没有什么上升的迹象。如果有什么的话,通胀压力也表明偏向下档。

根据花旗分析师,今年迄今全球按同比计算的通胀率为2.5%。这比去年的2.3%高一点,但却低于2013年的2.6%和2012年的2.8%。更为关键的是,今年将是全球通胀率连续第六年低于预期。花旗之前预计2017年通胀率为2.8%。

这令决策者感到头疼。决策者们正热衷于开始退出金融危机以来采取的刺激措施,但又提防不要在物价压力依然低迷之际采取行动。

央行有强有力的理由来支持升息并缩减资产负债表。全球增长目前正处于六年来最强,很多市场似乎都出现了资产泡沫,而且全球债务也处于纪录高位。但无论正确与否,央行传统的政策目标是将通胀率维持在预先设定的目标(通胀为2%)的附近。从这一标准来衡量,发达市场央行大多未能完成其使命。

纽约大学教授Lawrence White本周向CNBC表示,“这仍是个未解之谜。美联储没有真正知道原因,”指的薪资没有增长,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美国通胀率连续62个月低于美联储2%的目标。

这背后有几个可能的原因,包括集体议价能力及工会势力下滑,以及工人担心失去工作而不敢要求更高薪资。2008年过后,原本高技能和高薪的工作可能被低技能与低薪的工作取代,劳动力市场供过于求的状况可能比主要数据显示的程度还严重。

在数码时代中,工作机会转向短期合约及临时工的趋势、也就是所谓的零工经济,也在压抑着薪资增长。菲利普斯曲线理论指出,失业减少、就业增加将带动薪资及通胀走高;但这一理论在危机发生后的工业化世界中已然失效。而投资者必须应对这种新的现实状况。

绕了这么一大圈,都是要解释为何今年公债收益率难以大涨、收益率曲线为何趋于平缓、以及为何投资者根本不相信货币政策会大幅收紧。

展期风险

自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已经四度升息,且可能再度调高利率,不过其升息的积极程度远不及最初的计划。美联储也打算在今年稍晚开始缩减4.24万亿美元的债券投资组合,但这也将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日本央行近期将预期达成2%通胀目标的时点延后,这是2013年以来的第六度延后;而欧洲央行缩减庞大资产负债表的进程预计更是缓慢创纪录的债务水平、特别是新兴市场债台高筑说明不应放宽货币政策,各央行实际上反而应该升息。降息可能引发资金退出新兴经济体的疑虑。

但在经济增长结构性下滑、全球储蓄过度、风险愈见分散的整体环境中,投资者面临避险标的与高收益资产缺乏的情况。Oxford Economics表示,新兴市场债券能符合这两个标准。如同法国兴业银行Kenneth Broux所写,目前新兴市场占全球GDP的比重已近50%。欧元区与美国恐怕难逃通胀趋缓之势。

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的全球债务数字显示出,升息对新兴市场可能构成的风险程度。

今年全球债务升至217万亿美元的纪录高点,即使发达市场的借款放缓。新兴市场借款增加3万亿美元至56万亿,到了明年底,还会有1.9万亿新兴市场债券与银团贷款到期。IIF表示,“还旧债发新债的可能性相当高。”

编辑:履霜

货币分析

  • 美元
  • 欧元
  • 英镑
  • 日元
  • 加元
  • 澳元
  • 瑞郎
  • 人民币

热点文章

更多>>